首页 人文景点 非遗 老字号 标杆产品

老字号->老街往事|你可能不知道的朱德

老街往事|你可能不知道的朱德

2017-11-07 04:12

       提到朱德总司令,大多数人都会跟十大元帅、军事家之类的词联系起来,而影视剧中给我们展现的朱老总也一直是能征善战的形象。


电影《建军大业》中的朱德形象

       其实很少有人知道,朱老总的文采也是十分好的,而且作的一手好诗。

       另外,尽管也有很多人知道朱老总曾在云南讲武堂学习和工作过,但却不知道他曾娶了昆明景星街临阳客栈老板的女儿萧菊芳为妻。

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朱德

       1909年4月,为了报考云南陆军讲武堂,朱建德(朱德原名,下同)和他的好友秦昆徒步两个多月来到昆明,住进了位于景星街的临阳客栈,在这里,朱德结识了他的妻子——萧菊芳,从而开启了一段后来一直为人所津津乐道的老街往事。
       相识相知

       当时的临阳客栈是一户萧姓人家开的,萧家家里有一个在云南新军当兵的儿子和一个刚刚高小毕业的女儿,女儿名字叫萧菊芳,十五岁。

萧菊芳

       朱建德两人住进萧家客栈后不久即参加了讲武堂考试,因为报考时填写的不是云南户籍,所以老实的朱建德落榜了。

       这个结果对于一心以报国为己任的朱建德来说,无异于晴天霹雳,再加上长时间的奔波疲劳,于是他病倒了。

       这时的朱建德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银钱了,好在萧家老板了解到他的情况之后,也很欣赏这样一个老实奋发的年轻人,所以出钱给朱建德请了医生看病,同时让女儿帮忙照顾朱建德。

       在这一过程中,朱建德和萧菊芳开始熟悉起来,两人从简单的交流到像多年的朋友一样,无话不谈,萧菊芳也深受朱建德进步思想的感染,决定继续进昆明女子师范学校求学报国。
 

       进入讲武堂

       在萧菊芳无微不至的照顾下,朱建德慢慢恢复了。在走正常报考途径无法进入讲武堂的情况下,他决定先去云南新军当兵,之后再找机会由军队推荐进入讲武堂学习。萧家也很支持朱建德的做法,还把当兵的儿子介绍给他认识。

       关于萧家给予朱德的帮助,多年之后,朱德的孙子朱和平在其著作《我的爷爷朱德:最从平淡见英雄》中回忆说,“爷爷曾经给我们讲过,没有萧家就没有他的后来。”

       这一次,朱建德吸取了教训,在进新军营的时候把籍贯改成了云南临安府蒙自县,名字也改成了朱德,于是朱德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清政府云南新军的一名士兵。

       1909年底,朱德获得了被推荐进入讲武堂学习的机会,被分配到丙班步兵科。

 
云南陆军讲武堂
 
聚少离多的夫妻

       1911年8月,朱德从讲武堂毕业,被授予少尉军衔,很快他就被分到新军第十九镇蔡锷将军手下。

       1911年10月30日,为了响应辛亥起义,云南历史上著名的重九起义爆发了,朱德被蔡锷临时任命为连长并带队攻占了云贵总督府(今昆明老街抗战胜利堂位置)。

       1912年秋天,经过萧菊芳哥哥的大力促成,朱德和萧菊芳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。结婚之后,朱德依旧在讲武堂任职,并且每周末只有一天能休息外出,而萧菊芳也不愿放弃学业,继续住校学习,于是这对新婚的夫妻每周只有一天的时间见面,其中的辛酸可想而知。

千里寻夫见真情

朱德在泸州

       1916年春,朱德带兵北上四川,参加护国讨袁战争,与袁世凯的北洋军浴血奋战将近半年时间,从川滇边界一直打到了泸州,成为滇军名将。

       而这时身在后方的萧菊芳已经身怀六甲,因为怀了孩子,所以她比以前更加担心朱德的安全,只是由于信息不通,前线传来的战况让她一日三惊,备受煎熬。

       1916年6月,萧菊芳历经千难万险,乘坐轿子来到泸州,并于1916年9月为朱德生下了他这一生中唯一的儿子——朱琦。
 

       生离死别

       1919年6月,萧菊芳因病离开了人世,最后安葬于昆明。1919年11月,独自带着孩子的朱德深觉感伤,于是为萧菊芳写下了《悼亡》诗七首:

其一
草草姻缘结乱年,
不堪回首失婵娟。
枪林弹雨生涯里,
是否惊扰避九泉。
 
其二
赞我军机到五更,
双瞳秋水伴天明。
每当觉察忧戎事,
低语安心尚忆卿。
 
其三
每次出师感赠行,
凯歌归日更多情。
从今不再题红叶,
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 
其四
萧娘瘦菊傲芬芳,
戎马生涯战事忙。
水月镜花空色相,
凤鬟云鬓易经霜。
 
其五
雪泥鸿爪江城地,
薤露歌声古战场。
忍别娇儿在襁褓,
几度相思倍感伤。

其六
凄凉不寐竟通宵,
针线犹存伴寂寥。
却忆行军迎眷属,
为援陷溺共除妖。
其七
何曾婉娈行长乐,
空向芳魂赋大招。
从此泸江离别地,
一流秋水逐波遥。
(七首诗选自朱和平著作《我的爷爷朱德:最从平淡见英雄》) 
昆明老街里的朱老总故事

        民国初年,云南省会警察厅及昆明建市后的市政府就设置在景星街市府东街,时任云南省会警察厅厅长的朱德就在这里工作,给昆明老街留下了大量的工作痕迹,其中包括管理云南首支消防队、整治昆明治安、参与昆明市政基建等等。

        1921年,朱德担任云南省警察厅厅长时,曾和昆明市政公所一道督促修建文明街,使得文明街的建筑及铺面规划统一,显示出新街新气象,故而文明街又被称赞为“文明新街”。

        2017年9月,小义在搜集整理《昆明老街口述史》资料时,景星街老商户李继高老师曾给我们讲述过朱老总与临阳客栈的故事。

 


寸家银饰

        根据李老师的说法,当年朱老总在景星街住的萧家临阳客栈就在如今寸家银饰的位置,朱老总住进客栈不久就病倒了,萧家忙前忙后的为他请医生治疗,颇为尽心。

        朱老总病愈后就每天早起帮忙客栈挑水干活,而朱老总挑水的水井就是原来景星小学围墙外的那口。在这一过程中,朱老总的诚实勤劳深得萧家认可,也因此才有了他与萧菊芳后来的故事。




购物车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